程程呀

闭关备考

最好的几年

要给这个太太表白(T▽T)
情感描述细腻,字里行间满溢的柔情和爱意,隐晦而深情(T_T)

红色珊瑚岭:





-1-
我最早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是2011年。比很多人猜想的都要早了很多。

这段无可捉摸的关系只持续了三个月,就被现实的压力扼杀在连吻也没有接过的摇篮中。那一年的末尾,我们见了第一次恋爱中的最后一面。
他低着头,说我可以理解,就这样吧……你好好训练,我也是。

那时候他的英语并不好,当然我也一样。几句话结结巴巴的讲了好几分钟,声音晦涩而哽咽。

他那时候还小,皮肤白皙,刘海乱乱的斜梳在一边,音色有些奶声奶气。眼眶泛红,只紧紧的看着我,好像要把剩下的不能相见的时光一次看足似的。
我心里千万的舍不得,我想真是好不容易,我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爱人,他眼里只盛的下我一个,爱我宠我,并懂我。
可惜爱情啊,真不是歌里唱的那样。

我告别了他,登上回韩国的航班。在万里之上的高空俯瞰这片异乡的土地,心里竟怅然生出一丝离别的愁绪。

-2-
后来他有了女朋友,我是知道的。我能怎么说呢?媒体问我,我只能和之前一样大呼小叫的嚷嚷着,哎西孙杨选手也有女朋友了,我也想谈恋爱啊。

姐姐说你可以谈恋爱啊,没有人反对。喜欢哪个女孩子呀?是那个眉眼细细,头发很长的?还是那个金色短发,经常跟你一起跑步的那个?

我嗷嗷叫的说别猜了,姐姐你真乱想,都是朋友而已。姐姐吃吃的笑,才不信你,让我接着猜,哎看这张照片,贴的好近啊~是不是这个个子好高,皮肤很白的?

我心脏急速的颤抖了几下,一把抢过相册,看见有点卷边的薄膜下覆着的是十几岁和同学的合照。那个女孩子我毫无印象,因为身高的关系一起站在了队伍的前排,阳光底下倒是看起来合眼的很。

姐姐以为自己猜到了,笑着说喜欢就要争取啊~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就不好办了。
我也笑了,慢慢翻着旧相片说哪有的事。



捷足先登的明明是我,只是最后叫别人捡了漏去,抢了我的爱人,亲吻我的小情人。

他会怎么亲吻他的女孩呢?没有经验一定会被抱怨吧。我想着他柔软的嘴唇,乌黑的头发,清灵灵的眼睛,全部都含着满满的爱意缠绕在那个女孩身上。她得到他的吻和全部宠爱,得到他笨拙的情话,得到他在训练路上特意摘下的一朵花,还有他双臂圈起来,筑成的一个小家。

除了最后一个,都是他曾给我的。


我的小情人,我还想教他怎么亲吻。



-3-
他的恋爱谈了挺长时间。我再也没和他有过联系。我看过几张照片,女孩把脸贴在他的胸前,他的刘海斜着梳,似乎还是一样的软。
看起来他很爱他的女孩。
而我,没有了那个我最爱,也最爱我的男孩。男孩替他的女朋友擦眼泪,说不论舆论非议,要和她在一起。

我想起来第一次看见我的男孩,他蜷在那里,眼泪汹涌的流下来,我抬起手,指尖好像还有一点湿意。

夜里我从游泳馆往回走,孤独又冷。路灯把我的影子拉的很长,我猜我的影子有两米。


-4-
2014年的时候,我们又在一起了。

我在自己的游泳馆里做的并不好,但感谢国民在我只登上季军领奖台时仍然为我欢呼。我心里疲倦,懒懒的想明天的新闻头条会放出几号字的加粗标题?忽地又有点委屈,我又不是没有努力,为什么要我承担这一切呢?我明明,已经一无所有了。

可惜的是,没人理会你疼痛不已的肩膀,大家只需要你披上有他们一份的国旗,跟着为你而奏的旋律,油然而生出一种免费的民族自豪感。

他把蛋糕捧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看到的是三年前的他捧着一颗真心。我心里特别的乱,面上不得不摆出平静愉快的神情。他竟然还给我一封信,开口处被封起来,写着for u。

人群散去后我说谢谢你,就这样吧。他凑过来吻我,英语还是一样的蹩脚,我断断续续的听懂他说你不想我吗?我不相信。
事实上他含住我嘴唇的时候我就没有办法反驳了。这些年我太孤独了。孤独的时候又特别想他。现在得偿所愿,他双臂紧紧把我箍在怀里,里里外外都是他的气息,我甚至觉得我瘦的过分的肩胛骨硌着了他。

女孩子就不会这样,她应该是软软的,面露羞赧的和他接吻,眼波涌动,都是潮红。

我心里真的藏着无限的自卑。骨子里又溶着极端的骄傲。这样的我平静、温和,又虚假、矛盾。我想我怎么会是一个好的伴侣呢?但是管它呢,我不想让自己一个人在夜里孤独的失眠了。也不想,再放我的男孩去外面的世界,他得在我身边。

我对他说,你要想好,我和你之前的女朋友,完全不一样。也许最后我们的结局还是分手,并且代价惨重。你还要和我在一起吗?

他满眼痴情,又凑过来舔我的眼睛和牙齿,说我考虑不了那么多了,我只想你。想吻你,想抱你。我憋的太久了,你亲亲我好不好?

我是得意的。你知道,我一直都很享受他的追逐。

-5-
那段时间惬意的很。有时候他过来看我,有时候我去看他。后来都去澳大利亚训练的时候就更方便了,我俩不间断地在黄金海岸和布里斯班间辗转。

那是2014年的下半年,我躺在他大腿上,他嘻嘻笑的抓住我的手把玩。过一会低下头亲我的眼睛,我就拽住他的衣领,送上去一个湿漉漉的吻。

他说,想和你虚度时光。

我总是忍不住幻想退役后的日子。我们在杭州或者首尔买一套小房子,简装,有布沙发和小阳台。早上一起起床跑步,然后步行去买菜,挑挑拣拣青菜萝卜。然后我来做饭,他来摆好餐具。吃完饭以后我们可以去在落地窗前的大绒毛毯子上晒着太阳聊天,聊着聊着就迷糊的睡着了。下午呢就出去拜访朋友,他开车,我窝在后座补觉。等天黑了,就带他出去散步,他牵着汪汪我牵着他。

但是这些,我从来都没有说出口。

-6-
好日子总是短暂的。15年春寒料峭的时候,是一生中最寒冷的时候。

他在封闭训练,我关了手机,躺在床上,静默无声。

何曾见我流过泪?何曾见我如此憔悴,满眼疲惫。我说可以了,就到这吧,你也知道的。

就像你想陪伴我面对一切那样,我想让你离开我,去过自己的生活。

-7-
他又替我说过很多好话。整一年都没相见。他偶尔会发短信过来,问候,示爱,谈未来。

我陷在柔软的被窝里,抱着手机,手指抚过屏幕上一条条毫无语法的短信。

世人都道他苦苦追逐,却不知我掩饰多辛苦。

-8-
世锦赛后他在酒店找到了我。男孩成熟极了,穿着合身的黑色大衣和柔软的针织衫——像是有了爱人的打扮。

曾经他把花花绿绿的T恤扔进我的衣柜,在我唠叨前堵住了我的嘴唇。每天我在扣衬衫袖口的扣子时,他才迷迷糊糊的爬起来,闭着眼从柜子里摸出一件,套上就走。

我心里咕噜噜的冒着酸泡,礼节性的寒暄下他递过来一张红色的信函。

红丝绒的裱带,爱心的封口,烫金的细字:Wedding。

最终我的男孩,还是成了别人的新郎。刻在我们戒指内侧的那句I do,要在他的婚礼上,在神父与耶稣的见证下,情深意切的说给他娇美的妻子。

没关系。我对自己说。我要赶路,祝他幸福。
只是夜里回家,站在路灯下,不论哪个角度也不能把我的影子拉到两米了。

-9-
我没有打开那封信函,他的翻译告诉我日期是11月30日。我笑着说好,一定会去送上我真诚的祝福,毕竟我是真的希望他幸福。

那天我捯饬了半天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有点可笑。我是客人啊,送上礼金就可以离开的客人,有何必要呢。

我站的很远,能看见身材高挑的他站在一片花海里。我又往前挪了挪——我实在太想看到是哪个姑娘抢走了我的男孩。…不,从他站上礼台的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不再是我的男孩了。

他是别人的了。被我勾引被我欺负,小心翼翼保护我的那个男孩,已经是浩渺回忆中一个模糊的影像,和眼前这个为人丈夫的高大男人,毫无关系了。

我没有看见新娘,倒是他穿过人海走了过来。人群哄闹,头顶有花瓣洒落。

“戒指是现成的,已经戴了三年了吧朴先生?这里面…刻的什么字来着?要我念给你听吗?”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28)

  1. CarbohydrateAddict_2002红色珊瑚岭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CarbohydrateAddict_2002红色珊瑚岭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阿旬红色珊瑚岭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棒!如果孙朴能实现的话,希望就是太太写的这样子❤